2011的7月,我們在台灣,由寒冷的巴西回到爆熱的台灣,我和佳佳先後發燒感冒,而若琳也不敵病毒的入侵發起高燒,對於發燒的處理我們一向以較冷靜的態度面對,給予較温和的退燒方式。在三天的反覆燒起燒退,在第三天晚上10點多左右,若琳温度一度高到41度,且滴水不進,我們決定送醫,問題是:到底要送那一間醫院?在台灣時我和Eric就很少在屏東的西醫看診,當下真是難以決定,最後我們才想到以前有個客戶在國仁小兒科上班,對那的印象還不錯,於是就逹成共識往那兒送,一到急診室,醫生建議我們做血液檢查及胸腔x光,還有一項是檢查是否感染台灣正在流行的A感?還好結果不是,否則就要被隔離了!!
對於鮮少打針吃藥的若琳而言,這真是一次可怕的入院經驗~

住院一日一晚,在打了好幾瓶點滴和吃了一大堆退燒藥後,若琳的燒還是不見緩和,仍處於39左右的高燒,而若琳的情緒也很不穏定,常常想拔掉點滴!有時候情緒一來連抱都抱不住,真的很難照料!住院的第二天早上,若琳身上出了些不是很好辨識的小紅疹,我問醫生:是不是發玫瑰疹?醫生說:不太像!我問:可不可出院?醫生說等下午如果有退燒就給出院單,到了下午,燒有些退了且持續的時間比較長一些,好像沒再飆高燒,我就再向醫生要求要出院,因為連我都快受不了,而且我和Eric的直覺都是若琳在發玫瑰疹~

雖然辨出院手續時,護士小姐幫若琳量的體温是在39度多,我們還是毅然決然的出院回家!回家的隔天,若琳的疹子就出的很明顯了,且燒也退了~


壓著若琳手的我,心如刀割的難受和不捨,這就是我不喜歡一有些小狀況就帶孩子們尋求西醫的原因~




住院的折磨從我和若琳的倦容看出~



出院後表哥和表姐們到家中來探試若琳~其實住院的當晚,姑姑和姑丈也送來愛心便當,感恩~


創作者介紹

錦上添華

錦上添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